地球低点——死海

对于我们中的大部分人而言,第一次知道“死海”,可能来源于初中地理教科书上的一张图片。

死海游客标准照

人之所以可以在死海水面上漂浮,显而易见是由于死海水中的密度较大。不过死海的迷人之处,却不止于此。

死海(Dead Sea)(希伯来语: 意为“盐海”;阿拉伯语: 即“死海”),位于以色列、约旦和巴勒斯坦交界,水源为约旦河。熟悉这几个国家的名字与历史就知道,对于这个内流湖,必然会引起不断的纷争。

死海以及周边国家地区地理位置分布,修改自百度百科

死海是世界上地势最低的湖泊,湖面海拔负430.5米,而由于约旦河水被沿岸国家过度消耗,仍然在以每年一米的速度继续下降。死海的湖岸是地球上已露出陆地的最低点,湖长约67公里,宽约18公里,面积约810平方公里。湖水盐度极高,且越到湖底越高。

死海岸边的石盐沉积

一般海水含盐量为3.5%,而死海的含盐量则高达34.2%(2011年数据)。含盐度是普通海洋的9.6倍。密度约为1.24kg/L,而人体密度则约为1.03kg/L,自然人可以浮在水面上。不过别看游客照很惬意,在真正海水浴的时候,一定要特别小心,避免高盐度海水灌入眼与嘴中。

死海边上的石盐圆砾

地质背景

死海是典型的内流湖,位于约旦河大裂谷(Jordan Rift Valley),由死海转换断层(又称为死海裂谷)形成,一般认为是红海裂谷三连点的东北向延伸。

死海及其周边地形

约旦河大裂谷形成于中新世(23.8-5.3Ma),阿拉伯板块相对向东北移动离开非洲板块,继而形成该裂谷。红海就是约旦大裂谷的最低点。死海北部的裂谷由于约旦河水和两侧山上的泉水,被长期耕种。

约旦河大裂谷地形

在不同的地质时期,受板块运动和气候的影响,死海的水面高度相应发生变化:在冰期湖面上升,在间冰期下降,如今正处于下降阶段。

由于水面下降,死海岸边可以看到石盐沉积

死海的人类活动

抛开宗教经典中所记载的死海不谈,在古希腊时期,亚里士多德就提及到死海。那时候的死海,已经是重要的贸易航道,是盐、沥青以及农产品的重要运输渠道。

在拜占庭教堂中的马达巴地图(Madaba Map)

中所描述的死海货船

而真正开始被文献记录的死海探险,则始于19世纪,1868年探险家摩西(Moses Wilhelm Shapira)和他的搭档萨利姆(Salim al-Khouri) 在死海东岸发现了米沙石碑(Mesha Stele),对于考证死海沿岸的历史有着重要意义。

米沙石碑,又名摩押石,是一块黑色玄武岩石碑,记载了公元前9世纪时摩押王米沙的事迹,在1868年被发现出来,现存放在法国卢浮宫博物馆。

1947年,在死海附近的库姆兰,当地牧民在放羊的时候不经意发现了死海古卷(Dead Sea Scrolls,或称死海经卷、死海书卷、死海文书),是为目前最古老的希伯来圣经抄本(旧约)。

死海古卷

古卷主要是羊皮纸,部分是莎草纸。抄写的文字以希伯来文为主。死海附近一系列考古发现,为我们重新认识这片土地的历史提供了依据。

死海水平面变迁—从水资源战争到合作

死海是地质特征十分特殊的海,就像在死海古卷中记录的复杂历史一样,今天的死海,依旧是地缘政治的关键竞技场。

1964年,以色列抢占了约旦河的水,至今没有任何办法能让它放手。约旦河谷是沙漠中的一条绿色长廊,是地球上耕作历史最悠久的地方之一。

约旦河谷中的枣椰树

但以色列的大坝却挡住了约旦河的流水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泵站将水从海中抽到一条10英尺宽的管道里,把水调到以色列全境。后期不止是以色列,约旦、叙利亚等国家也纷纷在约旦河上构筑水坝,将水源引入国内。1960年代,每年约有15亿立方米的河水汇入死海,时至今日,每年流入死海的水却仅有不到1亿立方米。

约旦河

作为死海唯一的水源供给河流,约旦河的供给减少,带来的后果就是死海水面的持续下降。而以色列与约旦1967年爆发的六日战争,水资源争端也是其中重要的导火索。

红海引水计划

(Red Sea–Dead Sea Water Conveyance)

为了解决水源供给不足的问题,红海沿岸的国家终于一起坐在了谈判桌前。红海-死海引水计划将为约旦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土提供饮用水,将淡化过程中产生的高盐分的水引入以稳定死海。该项目将由约旦实施,地点完全在约旦领土内。该项目将由约旦和以色列政府以及许多国际捐助者资助。

红色虚线为规划中的引水管道

2013年8月,约旦政府宣布将推进该项目的第一阶段。2013年12月9日,以色列、约旦和巴勒斯坦签署了建造管道的协议。2016年11月27日,宣布约旦政府入围五个财团以实施该项目。约旦水利部表示,该项目的第一期工程耗资1亿美元,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建设,并将于2021年完成。

有着数千年文明史的死海,曾经是诸方势力博弈的热土,却鲜有合作。而如今的合作引水,会不会给这块古老神秘的水域,带来新的活力?

(图片来源于维基百科)

参考文献:

(1)Long-Term changes in the Dead Sea". Israel Oceanographic and Limnological Research - Israel Marine Data Center (ISRAMAR).

(2)Uri Kafri; Yoseph Yechieli (2010). Groundwater Base Level Changes and Adjoining Hydrological Systems. Springer Science & Business Media. p. 123.

(3)Geochemical Society; Meteoritical Society (1971). Geochimica et Cosmochimica Acta. Pergamon Press.

美编:黄紫薇

校对:黄志伟

作者最新文章图说地球‖艾尔斯岩10-1707:48世界上的十大疯狂机场你知道吗?10-1707:45第六届矿物宝石科普及展示交流会10-1707:44相关文章巴菲特犯“吮指之错”?伯克希尔公司囤1220亿美元现金,遭几十年老股东指责!这一著名指标已超140%青春期的孩子也很可爱刚刚!“中国畲族第一乡”花落浙江桐庐莪山畲族乡好消息!北京香山新建停车场,赏红叶不用再担心没地停车了不负专业之名 佳能RF24-70mm F2.8评测设为首页© Baidu 使用百度前必读 意见反馈 京ICP证030173号 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

posted @ 19-10-16 09:59 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千亿qy966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